一根象征自由的香蕉

只要是喜欢的东西统统来者不拒!

月人王子将黑水晶揽在身边的目的,以及法斯的变化

这些仅仅是香蕉自己的猜测。

猜测的起源,是源自最开始月人王子艾库美亚提到的,月人们之所以前仆后继不停狩猎宝石的原因,是为了能够刺激金刚重新进行祈祷。现在的金刚之所以不工作,按月人王子的说法是因为金刚开始在意起地面上的宝石。

然而地球组这边,金刚老师却说自己是收到了某些命令,从而不能做出某种行动。这里接到命令,有可能就是金刚老师制作者“博士”所下达的,结合王子说我们厌恶地球的大气,会想起讨厌的回忆。

会不会是在“博士”存在,人类终结之时,暂定为行星撞击,分化出六个月亮的时候。会不会“博士”所说的命令就是“有选择的超度”呢?

金刚老师超度月狗时,便对法斯说了一句,“它似乎满足了”。王弟也透露过一个信息,“月人贪婪狡猾,且反应迅速无比。”

这里很多人推测过,并不是老师厌倦了祈祷和超度,而是月人永无止境的欲望令他们无法完全被超度。
很有可能老师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超度月人,月人飘散,回归月球。就像现在正篇中,老师用自己的碎片打散月人一样。

所谓的有选择超度,便是老师没法超度心中还抱有欲望的灵魂,(可以理解为高智能自走人形诵经机2333)

这并不是老师是否损坏的问题,是在于月人其存在的本身。王子和法斯对话时说过,他们一整天永无止境的糜烂在欲望里,吃饭,排泄,互相憎恨和爱着。是不是由于长时间沉浸在这种物欲中,导致了月人无法被老师成功超度。

那么切换到王子这边,王子如今和法斯合作,以恢复变成粉末的宝石来和法斯做交易,企图希望通过法斯的行动来让金刚重新恢复工作。

那么,王子为什么一定要用法斯?(废话,人家可是主角。)

哈哈哈,开个毫无营养的玩笑。首先,大家还记得敦煌乐队组团去刷地球副本后,得到了一个SSR级别的万岁爷,回来后说的话吗?

“我们抓到那个异变的宝石啦,而且是全身一整个哦!”再加上当王子得知是法斯时,将安特库的赝品特意拿出来展示了“如何正确挫骨扬灰”的一波现场直播。

有没有可能,王子一直都在关注着法斯,也就是那场冬巡后,法斯首次以合金的姿态暴打月人。

之前,金刚提及到法斯是“月人喜欢的薄荷色”。有没有可能正是籍由此,观察到法斯的变化,从换手,换头,直到王子主动为了监视法斯而换眼。

或许王子察觉到了法斯是“骨”中追求“变化”的特殊者?于是开始将加在金刚老师身上的刺激因素转移到了法斯身上。

确切的说是瞄准了法斯身边的重要者,就好比王子故意用安特库展示的那种骚操作。(哟,少年哦,你重要的人在我手里,你听话不听话呢?)

就像法斯坚持的那样,他之所以必须帮助王子,是要夺回过去的同伴,但当然,我想他更关注的还是“安特库还能回来的可能性”。

然而王子后来关于恢复宝石粉末的言论却把法斯燃起的希望兜头便是一盆冷水,“对不起,您的同伴因为硬度问题无法恢复。”(话说是不是要说一声,搞屁啊,这是硬度歧视吗?硬度四以下简直没石权了哇。)

于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法斯又双叒叕的崩溃了,嗯,每次法斯崩溃的原因都必和安特库和老师有些关系呢....

或许正是本来可以刺激法斯最关键的因素“南极石”不在了,王子才选择了法斯身边的黑水晶。

主要还是黑水晶本着“我要保护法斯”的念头驱使着吧,结果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撞上了枪口,成为了王子拿来刺激法斯的“比安特库没准更有效的方式”。

王子将黑水晶认为的“是过去的自己嘱托的,所以要保护法斯”的念头,通过自己精妙的嘴遁替换成了同伴,虽然王子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但是他却故意令黑水晶走入了“你不是真正的快乐”,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行为,嘿嘿嘿,都是你眼睛里的那一丢丢成分作祟。(哇,真不愧是做领导的,说话真圆滑。)

单纯的宝石人就这么被蛊惑了,黑水晶就开始走向了“否定过去自己”,也就是那个还残留着幽灵的自己。

这一系列王子的行为,包括黑水晶擅自行动后,王子的那一句“你很重要”。会不会是在表明,对于整个计划来说,你很重要,是刺激法斯重要的宝石。

王子对于黑水晶一切的宠爱,都是基于这之上为起点展露的。不是法斯成为弃子,而是黑水晶在王子这里代替了安特库的身份,就好似法斯也曾把黑水晶当成安特库看过一样。

说来说去,也许黑水晶哪怕是怎么样活出“自己”,其实都一直在扮演着“替代品”的角色.....

再回来谈法斯的变化,结合之前的内容,实际上不难发现,法斯所有的变化都源自自己否定过去的自己,舍弃某些东西,做出新的改变。

从钻石那一句“不如来个大一点的改变”开始,法斯就在丢掉过去自己的高速公路上策马奔腾了。

先是改变了听觉,听懂了肉一组无法理解的话语,然后是为了帮助辰砂,舍弃了脆弱的自己,换去了一双高速奔跑的结实双腿。

又因为想要改变,打算担任冬天的工作,和安特库谈及勇气,清楚自己力量不够的现实。舍弃了脆弱的双手,换得了流遍全身如血液的合金,拥有了之前没有的勇气和愧疚。

在月人的攻击中,体会到自己的头脑还不足够对新的情况进行理解和迎战,于是断开了自己的头颅,换上了聪颖的青金石。

同月人交谈后,下定决心“背叛”老师,师生关系上正式宣告破裂,换上了一颗珍珠做的眼眸。这里做出的改变,可以理解为,宝石人出生时金刚都会在他们眼眶中塞入新的眼球,参考最初的红钻。(一种关系缔结的仪式感吗?或许黑水晶站在月人这边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毕竟他现在的双眼都是人造珍珠。)

而下一次法斯的改变,会不会就是帕帕拉恰不停强调的“冷静和慎重”。就像是前几次法斯展现出出现变化的动机一样,法斯会在终于凑齐七宝后,变成替代老师的存在。

有人推测过法斯就是佛教中的“弥勒”,在佛死后遥远的未来出现来拯救世人。正对了王子那句“我预感你会拯救我们”。

法斯的定位实际上并不是被刺激去重新激活老师,而是成为比金刚更能超度月人的存在。

另外法斯和黑水晶的关系,我做了一个最差的预测,不是黑水晶被王子当成弃子,而是黑水晶从此和法斯形同陌路,不管有没有王子,没有了安特库和幽灵的存在,他们的关系,或许并不深重。(啊,我这个前任党猛吞刀子。)

最可怕的是情感上“冬巡组”的彻底冷却,有极大可能在做出改变的法斯不再那么刻意关注“南极石”和“黑水晶”这样的话题,而是蓝柱石说的“不再失去现在任何同伴的未来”。

捏了一个纳纳巴,大概是npc限制问题,无法让他和纳拿巴完全一模一样吧。名字决定叫做约翰~里贝特,源自怪物中神似纳拿巴的约翰。这里模具选的是男性,就当是纳拿巴小姐姐性转吧!后面加了一张原版,留着对比吧。

一张很渣的线稿,大概是法斯日常调戏黑水晶被黑水晶异常嫌弃。背影安特库阿卡林中。

(郭斯特x黑水晶)黑色的孩子(中)

  任何存在的事物,都会等到毁灭消失的那一天。
  对于拥有近乎无限的生命而言,宝石人如果不找到一个让自己努力的目标,很容易便会走向崩溃。
  每一次的战斗,无论是郭斯特也好,体内的黑色那个孩子也好。都日夜期盼着哪一天在战斗时月人的箭头上闪烁着自己无法放下的青金色。
  硬度五的他,郭斯特还有机会看到熟悉的笑容吗?
  偶尔郭斯特会产生幻觉,仿佛看见一道青金色的倩影站在书柜旁,悠闲的取下一本书来,细细观看。用手撩开秀丽的长发,俏皮的卷弄起来。
  青金石的所有习惯,郭斯特都近在心里,哪怕是无意间一个会做到的小动作。
  青金石似乎很向往天空的样子,不知道这是否和他的主色调属于夜空有什么潜在的关联。
  可惜郭斯特很后悔没能问出青金石为何向往天空的原因,是渴望踏出这片小小的陆地吗?还是仅仅对于月人十分好奇呢?
  “如果有机会再见,一定要好好对他道歉。”郭斯特自言自语,捧着青金石无数次抚摸过的书本。
  这一次,黑色的孩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抓紧了手中那柄还没有放下的镰刀。
  那孩子试过无数次祈祷,祈祷着月人的出现,祈祷着青金石被做成武器回来。然而,希望收获的每一次都是失望,当月人被镰刀斩成几段,郭斯特充满着的期待重新跌落回谷底。
  没有,什么都没有。
  在将近两百年的祈祷中,郭斯特和黑色的孩子得到的回报仅仅是与希望不相称的失落。
  休养院的人数一点点在增加,偶尔会有好消息传来,但可惜回收的碎片都不是郭斯特期待的那个人。
  旧的成员在离开,新的成员在增加。就好像是一个永久循环的轮回,可惜新出生的伙伴并不能完全代替离开的伙伴。
  每个宝石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必要谁要去成为谁的替身。
  黑色的孩子用这种话安慰着厌倦了祈祷的自己,对表层也不再有太多的抱怨。
  也许比起无法挽回的昨天,如何保护好自己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某一年的冬天,叫磷叶石的伙伴似乎在海里失踪,老师召集了一大半的伙伴抹上厚厚的白粉向海里进发。
  郭斯特并没有去,是被黑色的孩子制止的。只是因为,“如果薄荷色的孩子真的消失在了蔚蓝色的海洋里,对于他那种笨蛋何尝不是一个还算好的结局?”
  不曾见过阳光的孩子,多少会有些阴暗也是难免的事。

  “既然存在就是一场没完没了的麻烦,消失恐怕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吧。”
凡事抱有最坏的想法,才不会在结局时感觉到无法挽回的痛楚。
  “对付苦楚最快捷的方法是做好最坏的打算。”郭斯特在黑暗里呢喃着体内的孩子说给包裹物的话,远远看见一抹薄荷色在草地上跳跃。
或许是因祸得福,那个薄荷色的孩子有了新的双腿,银灰色的贝壳和深褐色的玛瑙交织在一起,赋予了这个新人全心的力量。
  “无聊......”黑色的孩子呢喃着又在郭斯特嘴中说出了厌恶。就像不含杂质的黑色一样,这个孩子从来不会隐瞒自己的所思所想。
  图书馆的夜晚很深很长,可是郭斯特并没有离开。蓝色的水母灯倒映着郭斯特银灰相间的发质,陪伴自己的只剩下沙沙的书声。
  郭斯特是来陪着体内的孩子,黑色在执拗着不肯走出图书馆半步,疯了一样的一本接着一本看着天文地理。
  “痛楚的时候,我会选择将自己沉浸在知识里。”青金石晃晃手里的书,眸子低垂,吻在了郭斯特黑白相间的发丝之上。
  青金石说,这是古代生物代表喜欢的感情。
古代生物是仅仅存在于书中的一类生命,文字中他们聪慧,狡诈,善良和阴暗交织,却又十分脆弱和柔软。
  “你不觉得这很像现在的我们吗?”郭斯特的指间悬停在那本页面上,好似自言自语,却是说给另一个自己听。
  “你是想说什么?”黑色的孩子在体内说着唯有郭斯特才能听见的低语。
  “例如不同性质交织着的我们。”
  «化身博士»
  这是古代生物留下的少有的故事拓本,在故事里,郭斯特“们”通过文字触碰到了万年之前的陌生世界。
  脆弱的古代生物们创造了一个辉煌的文明,他们用自己的聪慧让整个世界围绕着自己,过上了舒适奢华的生活。
  没有月人去把他们抓去做成装饰品。
这是郭斯特最羡慕古代生物的一点,没有人恐惧云端而来的敌人。
  然而羡慕只是短短不足维持了一刻钟,当有关古代生物的阴谋,狡诈,尽数展现在郭斯特面前时,他感受到了害怕。这种蔓延的恐惧远远胜于面对月人。
  “杰克医生和海德博士。”黑色的孩子呢喃着,“和我们很像呢。”
  这是讲述一个雄性古代生物精神分裂成双重人格的故事,他们分明共用一个躯体,但是同郭斯特一样,渴望着和另一个熟悉和陌生的自己永远分离。
  “你讨厌我吗?”最先说话的居然是郭斯特体内的孩子,“就像是杰克对海德那样的感情。”
  恐怖且致命的憎恨。
  “也许吧......”
  久违的沉默在水母钻出水面的波动后逐渐打破,得到的是一个半默认的状态。郭斯特将自己的身体倚靠在窗前,秋夜的虫鸣还是同百年前没有任何变化。
  青金石的味道还残留在每一本书上,就好像这也算是青金石的碎片一样。
  “可是我啊,在讨厌你的同时一样深爱着你哦。”银灰色的光芒和黑色的光芒渐渐融合到了一起。“我们本就是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黑色的孩子知道,虽然郭斯特有些笨拙,但是那份温润如玉融化了他不知多少的躁动和不安。
郭斯特也知道,尽管体内的孩子鲁莽又有些许暴躁,但他一定不会被困难所击倒。
  透明的包裹物和黑色的内含物奇妙般的完成了统一,透明用温柔和柔弱填补了黑色的鲁莽和冲动,而黑色也有坚韧和勇气弥补了透明的懦弱和笨拙。
  爱,这是不是就是古代生物所说的那份情感呢?即便是厌恶也会学着包容,只因为这是世界上生物体内永远没有磨灭的情感。
相伴了整整830年,度过数不胜数的夜晚。他们的关系甚至比紫水晶33和紫水晶84还要密不可分。
   冬天的雪降临在这片大地之上,郭斯特和往年一样同大家一样穿上了红柱石精心设计的睡衣,只是和往年不同,在入睡之前,郭斯特的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他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身为医生的金红石告诉郭斯特这不过是正常现象,冬天的温度要比其他三季低很多,晶体感受到略微的不适或许是温度不耐的关系,不需要太过紧张。毕竟冬天的大伙都会由于光照稀少的问题陷入长眠,就算郭斯特觉得不太舒服自然也不必太记挂在心上。
  然而郭斯特依旧还是无法放下悸动不安的心,这次他明显感觉到这不是黑色的孩子在不安,对象是身为包裹物的自己。
  记得上一次如此不安,是由于青金石的离开,如同跌入谷底一般粉身碎骨。
在无法抑制的不安下,郭斯特合上了颜色不一的眸子,任由内含物一模一样的黑暗包围全身淡淡的进入梦乡。
  在黑暗里,一抹微弱的薄荷色从郭斯特身边踩着轻快的调子闪过,吹动了郭斯特的发梢,什么也没有带走。
  “这个惹祸精这次又打算做什么......”在郭斯特体内的黑色孩子一个人不做声的暗自呢喃。在冬天保持清醒的状态可没有那么容易。
  黑色的孩子对于冬天的巡逻并没有过多的兴趣,他只要安安静静完成自己能做的工作便是。图书馆的工作,休养院的工作也好,哪怕是握紧武器同月人战斗也好。他只是选择去默默顺从命运,这算是郭斯特的功劳?
他们在和谐统一的瞬间也担任着改变彼此的任务?
  “还真是不可思议,明明互相说着那般厌恶着另一个自己......”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最后的那抹黑色也沉沉进入了梦想。
  那孩子最后听到的声音是安特库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走过的旋律。他今年依旧是活跃在冬天里的白色精灵,孤身一人,高傲挥舞着坚硬的锯刀劈向流冰。

 
 
 
 
 

(郭斯特x黑水晶)黑色的孩子(上)


  秋末的某个清晨,有个刚从包裹物中独立的黑色孩子得到了一个新名字。
  “黑水晶。”那双手套温柔的抚摸着他那和黑色肌肤不同的银灰色发丝这样说道,“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做黑水晶。”
  时隔了831个春秋之前,那双手也曾温柔的抚摸过他的面庞,只是口中的名字大不相同。
  “这是我们新的伙伴,他叫作郭斯特。”
  郭斯特,一种包裹了其他内含物的特殊水晶,硬度七,在纯色透明的外表下,还隐隐约约看的见那一层表皮下涌动的黑色。和感觉温润的透明体表不同,那黑色的物质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更加灰暗。
  白粉会笼罩体表的一切,掩盖出和其他宝石人相同的假象。但是大家说到底还是不同的,无论是硬度,韧性,还是所谓的性格。
  黑水晶还记得那失去自由的过往,无法自由的说话,也无法听从自己的意志的行动。
  偶尔黑水晶会在郭斯特恍惚的瞬间冒出来行动,但很快的那份恍惚又会转化为惊恐的责怪。
  “啊啊,无论谁都好,要是我们有其中一个人能够永远消失就好了!”黑色的深层物质叫嚣着,厌弃着。
他,也许是他们,生活几乎天天都是透明包裹物和黑色内含物的对撞。他们是两种对立的思想,他们又是一个完整的宝石人。
  和对方依存的同时,又同时渴望着独立以后的自由。明明作为两位一体的水晶,深爱着彼此直至结晶时融合,却期盼着哪一天可以永远分离。
  “如果哪一天能够分开就好了。”恍惚的银灰色辉映着危险美丽的青金色。那是郭斯特最好的伙伴,最美丽的亦是最危险的青金石。
  他就是沉寂后闪烁着星光的夜空,深不可测的性格令所有人敬而远之。他是个很会撒谎和掩盖的宝石人,哪怕过了百年也不怕被别人拆穿。
  但是郭斯特欣赏他,准确的说,应该是那体内不安躁动的黑色。青金石的朗读的声音充满了说服黑色的魔力,这也算是郭斯特愿意待在青金石身边的原因,难得可以第一次真真正正的静下心。
  黑色的孩子一直都十分听从青金石的话,甚至远胜于明明是郭斯特的自己。有时候在夜晚里,郭斯特竟觉得如果青金石能代替自己成为包裹物该多好,他一定比笨拙的自己要优秀百倍。
  郭斯特能够感觉到体内的那份躁动慢慢变的平息,开始学会和同为外表的自己多少耐下心交流。
于是渴望分离的希望又化为了现在这种状态也不错的谎言,至少闭上双眼安睡的时候,无论如何还会有另一个人相伴。
  “这是青金石的功劳。”
  是啊,的的确确多亏了他。
  就这样,两个人,又或者是三个人一直在一起也不错。
  时间要是能和安好的状态一同永恒,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可是命运的脚步声伴着一声箭弦多了不安的变奏,一抹美丽的青金色活生生断开,宛如活生生撕裂郭斯特,他竟希望那时被弓箭彻底粉碎的是自己。而体内黑色的孩子也更愿意那时去到月亮的会是自己。
  宁静是留给夜晚的,忏悔则是留给幸存者的。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郭斯特第一次听见了体内黑色愤怒的咆哮,不顾自己被长戟贯穿的风险,疯狂的挥舞起镰刀,化作死神在白色的人群中野兽般前进。
  郭斯特感觉自己一度被剥离,长戟敲碎了他的半个头颅,露出了黑色的纹理。那是另一个郭斯特,企图被永远埋葬进黑暗中的坏小孩。
  “我不许.....你们带走我重要的人!”黑色歇斯底里突破透明的桎梏,冲向月人的盘中,扬起残缺两色的手臂,在弓箭齐拉的轰鸣声中仅仅抓住了一缕无法释怀的青金色。
  透明的碎屑和黑色的碎屑散落了一地,露出了半边黑色头颅的郭斯特拼尽全力留下的也不过是青金石最后一抹残留的美丽,一颗再也不会睁开眼睛微笑的头颅。
金红石调和粘液的声音里,郭斯特听见了黑色痛楚的呻吟,宝石人的肢体是不会有痛觉的,可是心依旧柔软易碎。
  自此之后的日子,郭斯特开始孤身一人行走在图书馆和休养院之间。晃动的影子分不清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都是我太笨拙了,所以才......”郭斯特每每抱怨的时候都会被体内的另一个自己打断。
  “就算你伤心到碎裂,青金石也永远回不来了!”

自己改的纳拿巴的娃娃,超级可爱!不管你是小姐姐还是小哥哥我永远喜欢你!PS:酸奶勺做成了铁锹比例出奇的搭。